Banner
首页 » 行业动态 » 正文
成渝经济区(成渝经济圈的体会)
2021-01-18 06:14

成渝经济圈第三大城市是谁?

作者:西部菌

西部城事

修订后的省级GDP也重构了中国各省GDP的排名格局。

典型的例子是山东,第三大经济大省。2018年GDP减少9820亿,与江苏差距拉大到近3万亿。

此外,黑龙江和吉林的排名下降了20%以上,全国排名被云南、广西、山西和贵州超越。

在同一个省,国内生产总值数据的重新修订也将影响该地区的城市格局。

2018年四川GDP增长近2300亿元,这一调整反馈到省里,也对“多做一科”的局面产生了重大影响。

成都之外,谁最有资格担当四川经济副中心?成渝双城经济圈时代,谁才是真正的成渝第三城?经过这次调整,答案越来越清晰。

四川省21个市州中,成都、宜宾、绵阳调整增量最大,均超过300亿。

其他增加100多亿的城市还有南充、泸州、达州。

增幅最大的是阿坝州,是唯一增幅超过20%的地区。这主要是基数太低。此外,宜宾、绵阳、泸州、达州增速较高,均在10%以上。尤其是宜宾超过15%。

降级的市州包括德阳、内江、自贡、攀枝花和资阳。其中资阳减幅最大,达到337亿,减幅甚至超过30%。

攀枝花也下降了200多亿,降幅接近20%。

所以综合比较,本轮改版最大的赢家无疑是宜宾和绵阳;最大的输家是资阳和攀枝花。

有几点需要补充:

虽然成都也增加了300多亿元,但是相对于基本量来说,增长率只有2.32%,只能说是小幅增长。和全国各大城市相比,不算多。

广安和甘孜的调整数据还没有找到。但考虑到两地经济总量相对较小,此次修订对全省格局影响不大。

四川省增加2300亿元,远远超过所辖城市增加的总量。这应该主要涉及一些机密数据。

2018年7月,四川《关于全面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决定》明确提出建设7个区域性中心城市:德阳、绵阳、乐山、宜宾、泸州、南充、达州。

这七个城市也被认为是省级经济次中心最有力的竞争对手。

2018年GDP再次修正后,四川经济分中心之争又增添了新的变数。

一是宜宾超过德阳,正式成为四川除成都、绵阳以外的第三大城市,宜宾与绵阳差距缩小到300亿以内。这意味着经济副中心竞争的获胜方继续扩大。

二是增幅后,绵阳2019年GDP突破2800亿。所以2020年概率会超过3000亿,成为川渝地区GDP超过3000亿的第三大城市。

第三,乐山,目前经济最小的城市,预计2020年GDP突破2000亿,实现升级。

如果能够实现,就意味着2020年后,四川将有8个城市的GDP超过2000亿元。也就是说,成都以外的七大经济副中心竞争城市都将一步上千亿。

毫无疑问,这将成为四川区域经济的重要节点。

成都之外没有强大的二级城市,一直是四川区域经济的突出短板,也是“一人多做”战略要解决的主要问题。

但一旦2000亿以上的八个城市掌权,对整个四川经济的带动力就不可小觑了。

在修正后的国内生产总值基础上,考虑区位、经济结构和发展势头,宜宾和南充将在经济副中心的竞争中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
目前绵阳仍是成都之外四川第一个GDP城市。但是,主副中心过于紧密的格局会影响区域副中心的驱动力。因此,绵阳争夺经济副中心的优势将被削弱。

德阳离成都也近。就工业而言

德阳也是七大城市中唯一一个被削减的城市。

南充是七个候选城市中人口最多的。目前发展势头不错,早就明确提出融入重庆。有川渝的双重加持,未来发展潜力不容小觑。

本次调整最大赢家宜宾,实现了排名和晋级。

泸州、达州和乐山在目前的格局中,经济总量排名相对较低,在分中心竞争中没有明显的综合优势。

在成渝双城经济圈的背景下,经济副中心的答案会更清晰。

今年年初,四川在规划高质量推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布局时,明确提出:

加强两翼带动,加快川南经济区和川东北经济区发展,加强轴带支撑,依托成渝、成贵、成紫、成南-大湾、渝昆高速铁路和连接两省的高速公路打造区域经济发展轴,依托长江、嘉陵江、曲江、沱江等大江大河打造流域经济发展带,努力填补成渝地区中部地区发展空白。

可以看出,川南经济区和川东北经济区是四川五大经济区中唯一两个命名的。领导是宜宾和南充。

因此,从最新GDP修正、经济总量排名、成渝双城经济区建设来看,南充、宜宾应该是四川经济副中心最有希望的代表城市。

当然,如果说成渝双城经济圈的第三个城市,绵阳应该也是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。

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