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首页 » 行业动态 » 正文
电视互联网化(什么时候互联网化有哪些)
2021-01-17 07:42

郑卫东:年轻人和短视频迫使电视走上了不回互联网的道路

文薇郑卫东的源头是看中国

现在打开电视,我开始思考有多少人同时在看电视,他们是谁;他们会看哪个频道,会看哪个节目。这种职业病让我现在不愿意看电视,更喜欢拿起手机找一些短视频看。

严格来说,短视频不是电视,短视频是飞舞的碎片,琐碎无序,在小屏幕上闪烁,让你忘记看电视的仪式感。生活中还有什么需要重新发现的?

比如去电影院,就有一种仪式感。明星走红毯,是仪式感的典范。电影票房收入不断上升,明星价格也疯狂上涨。由此可见,给观众更多的看电视的理由,在看电视中找到一种仪式感,可能很重要。

现在长大了的年轻人,似乎从来没有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缺少仪式感,却忘记了看电视时的仪式感。况且短视频快,电视慢。看电视需要时间冗余和伴奏。

独生子女长大的一代主要是80后和90后。大部分都是又老又小,有点关心一件事又失去一件。其实时间上冗余很少。因为多余时间的限制,他们在看电视的时候会比较挑剔,会吐槽多于表扬。挑剔的结果是:似乎只有爆炸才会引起你的注意。但是哪里能找到这么多爆款呢?

接下来,下一代独生子女,是一出生就被互联网包围的一代。父母带进电视,互联网被拉出来。他们注定要以消费互联网的方式看电视。

这迫使电视走上了不归路:被社交媒体启用互联网的人分享和使用在互联网上传播的各种内容,电视机启用互联网,甚至遥控器也启用互联网。互联网是电视新的生存方式。以前说媒体整合是“你有我,我有你”,现在媒体整合必须升级为“你是我,我是你”。以前是融,现在只能合二为一了。

最新的互联网统计数据说我国现有网民8.02亿,其中98.3%是手机网民;换言之,在互联网云云众运营商那里,网民就是手机。这就应了那句“媒介即人的延伸”的经典论述。统计数据又说,“短视频应用迅速崛起,74.1%的网民使用短视频应用,以满足碎片化的娱乐需求”。

言外之意是,大部分有手机的人都用短视频。两个意思是有联系的,也就是可以说网友是短视频。网民一方面制作短视频,一方面看短视频,一方面分享短视频。短视频是网民存在的一种方式,比如微信。

移动互联网用户占电视观众的62%,短视频用户占电视观众的46%。现在电视日平均到达率在52%左右,介于以上两个比例之间。手机和短视频对电视的影响可见一斑。

相对于互联网,电视观众作为分母的意义更加突出。互联网使能分子越多,互联网对电视观众的影响和剥夺就越大。这种相对剥夺感深刻影响了电视产业的发展,包括电视人日益孤独的心态。

锁定今年夏季比赛的多部大型综艺节目或电视剧。尽管网络喧嚣狂欢,却没有电视屏幕。看似时代的变迁应该是循序渐进的,实际上可能是转眼间的变化。无论你怎么抱怨或者指责数据指标,趋势都很难扭转。

有人把95后的一代定义为“Z一代”,其实就是“互联网一代”。这一代人眼中的电视一定是不同的:他们可能带来了电视的时代错误,但我们没有意识到。

-结束-

长兴县大数据发展管理局